下水道里的蛾子

Why so serious?

第三十二章 谈话

“你来了,”黑暗中龙族长老的声音沉重而沙哑,“先找个地方坐吧。”轻小的敲击声连成一道轨迹,金属的拖拽声戛然而止,后缓慢延续。

盖亚随着声音走到长老身旁,在黑暗中摸出类似椅背的边角,拽出来坐了上去。

“你……就是,从上面来的人类了吧。”长老的声音短而促,像是呼吸系统受过严重损毁。

盖亚问:“为什么不开灯呢?”

长老回答:“因为,他能看到任何有光的地方,还读得懂唇语。”

“年轻人,”长老说,“你,知道外面都有哪些龙族吗?”

盖亚摇了摇头:“不知道,若是硬要我说,也就只有格雷斯市的现任市长索兰特了,但他和卡兰州没有太大干系。”

“那他长什么样子呢?”长老仍坚持心中不可能的希望,“哪怕是鳞片颜色也可以啊!”

“青色,”盖亚拄着下巴努力回想,他和索兰特的交集并不多,仅有上次去格雷斯市时从街道的立牌上看到的影像:“翅膀间的膜是黑色的,又好像是蓝黑色的。”

龙长老叹出沉重的鼻息,喃喃道:“不是他,”苍老骨化的龙爪用力握住朽木扭曲而成的权杖,用力凿地,勉强打起精神,“那,你听说过卡兰州的州长——青龙——朵拉格,还有龙王哈莫雷特吗?”

盖亚思考片刻,无奈地摇头,“抱歉老先生,我自从出生以来就没有听过龙王哈莫雷特;至于你说得朵拉格……他应该只是卡兰州的前任州长,现任州长,是天蛇市的市长——天蛇太祖。”他尽可能委婉的回答,不至于让老人猝死在面前。

龙长老将手杖平放在腿上,无力地瘫倒在座位上,他扭头望着铁皮墙一个个被堵死的缝隙,又抬头盯着屋外城前岩壁之上的垃圾排放口,希望与愿景化作破碎的泡影散落虚无的心间。

他颓废而绝望的躺在椅子上,呆滞的无神双眸幻灭般望着虚无的黑暗。他时不时碰一下手杖,张一下嘴,像是要说些什么,却被盖亚的所言硬生生塞了回去。

“老人家,”虽然盖亚平时是个极具正义感且热血过头的人,但是他却能清楚地感受到身边人的情感变化,“老先生?”他一边说,一边前倾身体,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龙长老只是倒在那里,没有半分反应,似是将一切都看做随时都可崩塌的泡影。

盖亚清晰地感受到龙长老的呼吸频率正在减弱,他慌忙地站起来想要帮助他缓解这种趋势,但却无从下手,只能在他面前毫无意义地手舞足蹈。

龙长老大口喘着粗气,小半晌后才移开横在腿上的手杖。他一手扶着身旁的桌子颤颤巍巍地站起,一手无力地捂着自己的胸口。

“老……先生,”盖亚试着用社区服务的那一套应对眼前的老人,“您这是怎么了?我懂一些医疗知识,”只有最基础的急救知识,“要不要我来帮你看看啊?”

龙长老连忙摆手:“你,想知道卡兰州的历史吗?”

“想。”这位老人家,是属于怀旧的类型吗?

龙长老点了点头,“在人类还没有诞生、大陆板块刚刚开始移动、气候没有定型的太古时期,卡兰州的雏形——与现如今已经沉没的泰坦大陆、莱达大陆和另外现存的两块大陆并肩的昆格大陆,”他一边说,一边从手边的桌堂中翻出一本封面严重磨损的书,“这篇大路上,居住着两名强大的旧日支配者——龙之祖神乔特鲁德和蛇之祖神伊格,他们统领着各自的种族——龙族的天蛇族,在乱世之中夺取下昆格大陆的两岸,并在那里建造文明和城市。

“他们建立的城市和文化分布在完全对立的大陆两岸,有着各自的文化特色和民俗民风。但天蛇族的城市气候恶劣、资源紧缺和神的不作为,长此以往,在那片受诅咒的污秽领土上培育出了野蛮和残暴的血脉,龙族却因祖神的领导和得天独厚的气候而变得文明和优雅。

“在大约五万年前,在已经成型的卡兰大洲上,龙族与天蛇族在大陆中心的荒漠中相遇,随即开始了长达万年的龙蛇之战。最终,在一千年前,他们互相签下契约,互不侵犯,互不伤害,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的位置安静的发展。但好景不长,天蛇族罪恶的血脉注定他们无法安生,他们到处殖民、扩张和交集,在得到残暴的武器科技的同时唤醒了沉睡的旧日支配者——‘坏药’‘蛇之祖神’——伊格!他们在筹集士兵!他们在策划战争!他们!从来都不渴望和平!”

讲到这里,龙族长老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沙哑干燥的咽喉发出悲怒愤慨的嘶吼:“最终!在两百年前,天蛇族进攻了毫无防备的龙族,吞噬孩子、糟蹋女人、掳掠男人、焚烧老人,他们残忍的杀死了我们的祖神!并把我们的族人赶到了这里!”他两眼瞪得凸出,颤抖地食指指着铁皮外的地下世界,“赶到了只能靠垃圾和人造太阳过活的地下世界!他们羞辱我们,吃下我们的同胞,给我们吃垃圾,让我们无偿采矿……要是,不干,就会被,剁碎然后塞进我们的嘴里……”

龙长老用尽了说话和喘息的力气,沙哑的喘息声从未如此漫长,他用尽力气将那本书扔给盖亚,告诉他自己已经老糊涂、什么都记不清了,但一切都记载在那本书里。他还告诉盖亚地下世界的龙族并不是全部的龙族,但大部分地上龙族都已经被天蛇族消灭或遗忘了地下的同胞,哈莫雷特和朵拉格曾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但现在开来也不可能了。

盖亚将书收入怀中,他问龙长老自己有什么能帮的上的吗?

龙长老喘息片刻,说他们需要反抗、需要斗争但如今的龙族不可能与天蛇相对,所以,他们需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解决这一切的起始——蛇之祖神伊格——如今的天蛇太祖。

“可你们不可能赢过他!”天蛇太祖带来的压迫感和恐惧令盖亚永生难忘。

“我知道。”龙长老说,“所以,我们不是要赢,现在的他……要,杀死过去的他。”

“可是时间是不可逆的啊!”盖亚觉得龙长老已经被绝望和痛苦逼疯了。

“不……”他一边说,一边从破旧的衣服里翻出一个手环,手环散发着淡绿色却不向周围蔓延的荧光。

“时之塔。”颤抖的声音嘶哑道。

“什么?”盖亚问。

“外面的探报给的消息……天蛇族的规则里,明令禁止的……被天蛇大厦遮挡的,可以操作时间的时之塔,从那里,可以改变时间,改变我们悲惨的命运。”

盖亚两手接过手镯:“听起来很荒诞,是真的吗?”

龙长老自嘲地笑了笑:“这地下都市,不必控制时间荒诞吗?世界上荒诞的事多了去了,但总有些荒诞,是唯一的机会和真实。”

“去吧,我求求你了。”龙长老感到自己时日无多,“就当是,来救一下整个龙族,如何?”

盖亚迈不过良心和道德,只能同意。龙长老满意地点了点头,目送他从地道离开。

他最后还对盖亚说了一句话,当然,是朝着地道里喊的。

“要是真的成功了!能不能先帮我找找朵拉格和哈莫雷特!”

用下颚、眉骨、额骨和龙角拼接而成顶部装饰盖住脊椎状的手杖护手,鳞状肤纹的纤长指节缓缓扫过新月状的骨灰色握把。罪恶的帝王坐在上等浮木作骨、龙族皮革作面的灰白沙发上,将手中的尸骸手杖横放在面前的水晶桌上。

雷元素与魔灵坐在对面的两张单人沙发上,额首低眉,沉默不语。

天蛇太祖抬起桌上的手杖放在水晶桌下,身体后倾,十指相扣拇指收起轻置桌面,黑金的光芒从异色双眸在闪过,犹如屠宰场的主人观察牲畜般扫过二人。

片刻过后,天蛇太祖主动开口打破沉重的死寂:“再次解释。”

雷伊从领带中取出罐装咖啡,猛灌一口缓解压力,“事情正如我刚才所言,我们并不清楚为何人类会得知奈亚拉托提普大人都无法销毁的阿撒托斯复苏术,”他又喝了一口,低头拄着下巴想了一会,“但面前更重要的,是将全部的《死灵之书》和《伟大历史》的译本集中起来,避免再次有复苏主神、唤醒旧日支配者或召唤外神的荒诞事件发生。”

“本次阿撒托斯的复苏,其造成的灾祸远大于前四次——最为幸运也是极其不幸的是,复苏的影响并无规律可循。”天蛇太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拿起放在沙发左侧的手杖走向西墙的另一扇落地窗。

雷伊的神情随着天蛇太祖的步伐愈发严肃,开合的双唇本应化出询问的话语,却被屋内沉重的氛围强硬扼制。布莱克两面的表情难得统一,他一手转笔悬在耳畔,一手握笔停在本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天蛇太祖的背影。

天蛇太祖推开落地窗走入阳台,仰头是不同于时间的虚无星空,低头是不同于空间的错乱石场,平视是不同于宇宙的幻灭高塔。

天蛇太祖一面将手杖和灰白相间的鳞革大衣挂在室内落地窗边的衣架上,一面踏上阳台,迈入空中:“常规宇宙中的高级文明开始向当地的旧日支配者和信仰的外神献祭,超越宇宙中的外神也开始向虚无圣殿中的强大外神们献上一份力量。”他一边说,一边踏着虚无的大气走向高塔,却在距大厦不远处停下,违背常理的是,尽管他已经不在室内,二人仍能听到他的声音。

“你们无需在意高等文明,自然有负责的神明去稳定他们。但那些下等文明,那些自以为是是智慧生命,他们用幼稚的价值观和理论去揣测宇宙,一次又一次的用那些玩具探索前院和临房,发现一粒沙子或半颗植株都会手舞足蹈、设宴庆祝,”他轻轻地拂去身下不存在的座椅上的灰尘,坐了上去,“他们才是最应该被限制,被操纵的种族,不是吗?”

“您,为何要去到那里呢?”布莱克一边为雷伊记下他刚说的话,一边望着坐在虚无之上的天蛇太祖,问道。

“你自然清楚,”他虚无把握夺取笔记,在扭曲中将其幻灭。雷伊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连忙起身以看门为由打发走布莱克,怕他听到不该听的还从办公室两侧的书架上随手扯出一本书递给布莱克,让他边读边看门,总之绝对不要在他没叫你之前进来。

虽然布莱克跟着雷伊的时间比魔法部正式成立的时间还长,但是在正式场合中他也只能被雷伊像外人一样赶出门外,像照顾小孩般随便给个理由搪塞过去。

这次,也不例外。

但他还是敬业地用暗元素凝聚的短柄斧在门外的盆栽翻找一番,又像曾经他还是新人时一样检查一番门框墙角——他当然知道什么都不可能,就算有也什么都录不到。

他翻开书本,戴上面具,倚着门框安静地读了起来,脑中的达克不时提问几句,布莱克随之作答,也算是找到了一份独特的快乐。

读完后,布莱克并未觉得像以往一样分析书中情节和人物塑造,他只觉得书中的剧情和记载无比荒诞,也就只有识字但从未读过文字书的人才会喜欢这本堪称厨余垃圾的废品。他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无意间惹了雷伊才在对方知道自己阅读习惯的前提下被塞了这么一本烂书,但他也只是浅浅地叹了口气,便和意识深处的达克闲聊起来。

过了一会,左手边的门被雷伊推开。雷伊挥了挥手,示意布莱克进来。布莱克停止与达克闲聊,整理衣物摘下面具,端正地走了进去。

天蛇太祖坐在那张大沙发上,手杖横放在大腿上,灰白相间的鳞革大衣披在背上,双手合十,双眼微睁,他侧视向他走来坐在对面的布莱克,待到雷伊坐下后开口:“布莱克,格雷斯市最近,发展得很好啊。”

“的确。”布莱克轻轻点头,“但这一切都是索兰特的功劳,当然,‘Shadow’先生也有一份力,是他们……”

“停!”天蛇太祖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你貌似忘了,格雷斯市——乃至整个裂空州,都是明令禁止高度发展的区域。”

布莱克倒吸一口凉气,连忙道歉:“十分抱歉!这一切都是我没来得及阻止,和索兰特没有半分瓜葛,若是有所惩罚,请让我一人承受。”

天蛇太祖轻笑一声,从桌下取出一个半人类头骨做成的杯子。他割裂空间从中拿出黑金色的酒瓶,灌满一杯推到布莱克面前。

“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想,也不需要威胁你。”天蛇太祖笑着说,“我只是希望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这杯酒,就当作是签订契约的笔,如何?”他又从桌子下拿出两个龙头骨做的杯子,灌满酒,一个推给雷伊,一个自己拿起打样喝下。

布莱克不敢怠慢,一饮而尽;雷伊轻叹一声,小酌两口,咽药似的全部吞下。

“《犹格条款》中明确规定,只有莎布尼古拉斯、奈亚拉托提普和犹格索托斯眷顾并有神赐建筑的区域能够自由发展,并成为能够探索宇宙的高等文明,而格雷斯市明显不符,”天蛇太祖将酒杯和酒瓶收了起来,“我不希望再看到一次。”

“我不想让氛围一直沉重下去,所以我会挑一些事情夸奖你们。”天蛇太祖想了一会,“雷伊的记忆清除活动做得不错,格雷斯市对信仰者的隐藏和魔法部对古神与旧日支配者存在信息的屏蔽做得也是极佳。”

“不过还有一点,让我很不满意。”话锋一转,语气中再次浮现难以察觉的怒气,“螺旋州和极地的开发程度,貌似提升了呢。我知道这是当地政府的决策,但制造灵异事件,本就是魔法部的责任,”他扯下手杖站了起来,“我希望你们的办事效率能够再次提高,不然,他们可能会更换第一行事部门。”

“好好考虑一下吧,”他挥了挥手,“散去,还是留下?”

雷伊深鞠一躬,与布莱克一同离开办公室。

评论(3)

热度(2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